永康在线,永康新闻网,永康信息网,永康信息港,永康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永康历史 >

张家山脚下曾经有这样一位无为县英雄……

时间:2018-01-14 00:3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eqnxt.cn
朱庥(1902-1940),又名朱志范,安徽省无为县人。他尚在母腹中父亲已病逝,与寡母常以乞讨为生。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中,他仍然十分好学,感动了村上的私塾先生,

朱庥(1902-1940),又名朱志范,安徽省无为县人。他尚在母腹中父亲已病逝,与寡母常以乞讨为生。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中,他仍然十分好学,感动了村上的私塾先生,破例免费收他入私塾读书。其后,私塾先生又将他的情况介绍给回乡探亲的芜湖二农校长卢仲农。卢保荐他进了芜湖贫儿院。卢仲农是芜湖著名的进步人士、老革命党人。在他的引导下,朱庥逐步地树立了进步的人生观,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卢仲农)

1924年,朱庥考进了芜湖省立第二甲种农业学校。他学习勤奋,成绩优良,同时还和一些进步的同学传阅革命书刊,组建学术社团,积极参加****活动,在学校里成为学生领袖。不久,朱庥加入了中国****主义共青团,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集体加入国民党。 1926年初,朱庥转为****党员。同年4月,****芜湖特别支部成立,朱庥担任了二农、商业、职业联合党小组负责人。

(芜湖省立第二甲种农业学校旧址)

在****芜湖特支的领导下,芜湖革命运动不断发展,朱庥在斗争中充分展现了他的组织领导才能和宣传鼓动能力。 1926年秋,朱庥当选****芜湖特支委员,成为芜湖党组织的领导成员之一。北伐军攻克武汉后,他到武汉安徽党务****学校接受培训,他在此又结识了不少****中央负责人,聆听了他们的教诲,更坚定了他日后返皖从事革命斗争的信心。

1927年2月,朱庥奉命返回芜湖。3月初,北伐军抵达芜湖,朱庥被选为市党部委员,任市党部青年部长。在由******员和国民党左派人士组织的芜湖市、县党部的组织发动下,工农运动空前高涨。在斗争中,朱庥常常以****芜湖特支代言人的身份传达党的指示,部署、指导运动的健康发展。芜湖市总工会成立时,朱庥以他的才干和贡献赢得了数万工人的信任与拥戴,被选为芜湖市总工会委员长,从而掌握了党对工人运动的领导权。

芜湖革命运动的迅速发展,引起了国民党右派和地方反动势力的仇恨。4月18日,在蒋介石亲自筹划授意下,芜湖国民党右派开始策划****行动。事变前夕,****芜湖特支通过内线得知这一情报,于4月16日晚召开紧急会议,布置****党、团员和进步人士撤离芜湖。为了应付局面和领导工人继续开展斗争,仍需一位敢于斗争和善于斗争的领导人继续留在芜湖。经过讨论,大家一致推举了朱庥,他也毫无畏惧地承担了这一十分危险和艰巨的任务。

4月18日清晨,芜湖的国民党右派纠集反动军**和青帮流氓查抄了国民党市、县党部及总工会、农会,朱庥等一批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被捕,解至南京关押。正在无为一士绅家帮工的母亲得知朱庥被捕的消息后,立即恳求士绅赴南京活动,几经周折,朱庥获保释。

朱庥从南京返回芜湖后,白色**怖十分严重,他无**开展活动,便于秋天回到家乡无为,和****无为县委取得联系,并按县委指示,独力在革命活动基础薄弱的西乡联合进步教师,开展革命宣传活动。1929年前后,朱庥在六家店、开城桥一带发展了一些党员,建立了党的基层组织,还成立了反帝大同盟基层支部,团结了一批进步的知识分子和开明士绅。

(六洲**动旧址胡家瓦屋)

1930年冬,****无为县委组织发动六洲**动时,决定他“**不抛头露面”,以利在西乡更好地开展工作。六洲**动失败后,朱庥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在险恶的环境中,他并未退缩,仍独自在开城桥一带发展党的组织,开展宣传活动,以期时机成熟时再次领导农民**动。

1933年,朱庥被无为县政府以煽动民众反动政府罪名逮捕。在狱中,他虽遭严刑拷打,仍视死如归、坚贞不屈,并当面斥责县长反动无能,气得县长下令判处他死刑。此时朱母正在无为大士绅卢某家帮工。在她一再恳求下,卢某出面说情。县长碍于卢某的面子,同意对朱庥不予处死,但必须以陪斩来“教训、教训”。当朱庥与几个被处死刑的****、盗犯一起绑赴刑场时,不知实情的他大骂祸国害民的国民党反动派,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宁死不屈的崇高革命气节。

1937年底****无为县委重新建立,朱庥即与县委建立了联系,在县委的领导下从事**日宣传工作,但对外隐蔽了****党员的身份。1939年,朱庥被国民党无为县政府任命为第五区区长。他积极支持党的地下组织活动,大力开展**日救亡工作,被反动地主告发为共党****犯。幸时任无为县长李天敏系**国进步人士,未予追究,并于同年12月将他调至开城桥任第四区区长。他以国民党区长的公开身份配合新四军部队与****无为县委开展工作,使四区的**日活动开展得轰轰烈烈。

1940年春,国民党安徽省保安支队司令吴绍礼率部进驻无为。为了探知江北游击纵队和县委的活动情况,他们派二中队驻扎开城桥。3月的一天,常供给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物品的开城桥商人丁祖后遭二中队无理扣留,并要求四区区署关押、解县。朱庥得知后迅即予以释放。二中队派人来交涉时,他亦以“本区长有权处置本区事务”,严词拒绝。

二中队队长便以朱庥包庇走私商人的罪名报告上级。国民党安徽省第三区保安司令部训令无为县政府“速派员彻查,予以撤职”。但县政府派政务督导员齐某密往四区调查后,却得出了朱庥“长四区已届3月,颇得当地民众之称许”的结论。吴绍礼得知后立即将朱庥带至县城关押。

朱庥被捕后,吴绍礼软硬兼施,威逼利诱,遭到朱庥严辞痛斥。在朱庥被捕后,他的妻子怀抱刚出世的女儿和朱庥的母亲四处奔走呼号,党组织也多方设**营救。吴绍礼见舆论不利,决计将其杀害。4月中旬,他被活埋于张家山脚,壮烈牺牲。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